B站正成巨无霸?过万用户涌入BML2017

7月23日,B站线下Live活动Bilibili Macro Link 2017(简称BML2017)在上海梅德赛斯-奔驰文化中心举行。已经第五届的BML周期有所增长,除去年分拆出的日本人气艺人专场BML SP外,还新增有以虚拟偶像为主的全息演唱会BML VR。


【Gamelook专稿,转载请注明出处】

Gamelook报道/7月23日,B站线下Live活动Bilibili Macro Link 2017(简称BML2017)在上海梅德赛斯-奔驰文化中心举行。已经第五届的BML周期有所增长,除去年分拆出的日本人气艺人专场BML SP外,还新增有以虚拟偶像为主的全息演唱会BML VR。

BML2017

BML2017的举办地上海梅德赛斯-奔驰文化中心位于世博园内,可同时容纳18000名观众,多被作为一线歌星开设演唱会的场地,此前的驻唱者有蔡依林、Taylor Swift、王菲等人。BML2017已经第二次在梅德赛斯-奔驰文化中心举办,现场传出的视频显示场馆内座无虚席。

虽目前还无具体数据,但根据所有票一售而空的情况来看,今年BML2017单场演唱会到场人数保底超过1万。加上Bilbil World,21日至23日三天估计有超过十万人到场。同时,BML2017网络同程直播的观看人数峰值也达到140万。

作为一个运营刚刚满5年的品牌,BML从最初的800人到如今的10万之众,其影响力已经逼近拥有15年历史的ChinaJoy,成为上海另一张城市名片。

乐于花钱的狂热受众

据官方统计,去年ChinaJoy参展总人数达到32万人,同比增长19%。不过,受限于展会性质,ChinaJoy比较难形成单个展台聚集超过1万人的壮观景象,参与人群在热情方面也有所差别。

从亲历BML2017并生还的人员反馈来看,BML2017现场气氛异常狂热,宛如“邪教”。当人气UP主出场时往往伴随着欢呼,表演节目时观众会自发随节奏挥舞应援棒,也就是宅文化俗称的“打call”,应援文化“打call”经由日本传播过来,没有指挥能自发形成高度协调极为不易。还有大量观众站了一整场,场馆外还驻留了大量等待子女结束活动接回家的家长,和高考达成同等效力,足见狂热程度。

da call

对比China Joy,已经开展多年的China Joy则形成了相对成熟固定的模式,呈稳步推进状态。主办方本身是展会组织者,实际内容形式倚靠参与厂商主观能动。多年下来观众和厂商已经形成默契,观众入场便进入无差别的排队领周边模式,下午时馆内常产生大量拎不走的周边丢弃品,甚至还催生了大妈排队代领的创收产业。

导致这种差别的原因主要由活动模式、各自受众人群综合而成,Live演唱会本身就具有引导情绪的特质,低龄、容易产生共鸣的二次元用户相加则有如火上添油。展会相对而言则更为理性,玩家多以了解新游戏为主。同时,参加展会的玩家通常抱着领周边回本的心理,而对于二次元受众来说,能去到BML现场本身就已经“很值”。

geren dacall

在往年贴吧、知乎的讨论中,去到过BML现场的观众大多表示与明星演唱会同等的票价物超所值,有观众还称“是我喜欢的”、“2000块都买”。可以很明显的发现,二次元用户在被触及到痛点需求时,与追星族一样非常乐于花钱。

今年BML现场有3块大屏幕,除拍摄主舞台外,两边屏幕还会实时同步线上观看直播的观众所发的弹幕,“此生无悔入B站”、“bilibili-(゜-゜)つロ干杯~”等弹幕频繁刷屏,呈现出二次元用户的高黏着和对B站的认同感。

danmu

受到鼓励的草根创作者

在AB站、甚至整个二次元文化进入主流视界兴起以前,土豆网承担了中国UGC(User Generated Content,用户原创内容)产出的重任,捧红了叫兽易小星等一大批播客。不过随着视频网站的竞争进入尾声,优酷与土豆合并,用户原创内容的交接棒一分为二,各自交给了直播和弹幕网站。

随后无论是直播还是一般视频网站,都走向了商业导向的康庄大道,制作系统化、产出品质稳定化的商业视频占据主导。再加上版权时代的来临,UGC内容被挤压出传统视频网站,逐渐在新形式的弹幕网站中扎根。而正是此时,A、B站从小众的ACG(Animation , Comic , Game,动画、漫画、游戏)圈子逐渐走向多元,UGC产出也从偏科中跳出。根据今年3月份接受外界采访时公布的数据,目前B站UGC视频数量超过1000万,全站原创内容占比为68%。

因B站早期的准入门槛相对较高,用户抱团建立起了归属感,谋求才艺展示空间而涌入的大量个人用户创作者,作为互联网“难民”在同化过程一样保留了该属性。二次元用户明显带有日本动画夸张式的表达称赞,给予了创作者最需要的肯定。虽然除游戏表现亮眼,B站在线上变现方向的探索一直力有未逮,但BML证明B站在线下谋利尝试已经卓有成效。

草根创作者除了用爱发电制作视频为B站添砖加瓦外,终于也可以通过实实在在的方式获取回报。根据B站官方公开信息,本次包含Bilibili World一项展会、BML2017、BML SP、BML VR三场演唱会,共计有超过300名嘉宾,以及超过300名UP主参加。名人与发迹的草根创作者同台表演,也属于BML的一大特色。

jiabin

当然,B站在商业化的过程中,必然流失了一部分早期的种子用户,纯粹的宅文化爱好者并不能够接受例如影视、科学、综艺等新兴事物入驻曾经“纯粹”的B站。这是小众互联网站扩张走向商业化正轨必经的过程,很难去评断对错与否。但对于企业健康发展而言,往往都面临不进则退的困境,扩张带来的属性迁移实属正常,只要切中未来用户需求趋势,大可不必上纲上线。

引发思索的社会各界

如前文所述,BML2017在用户间的影响力直逼ChinaJoy,同时又与一线明星演唱会水准比肩,必然会引发社会各界正视与思考。首当其冲的便是同为视频网站,以腾讯视频、优酷土豆等为代表的同行。

在每年四季的动画抢番季节,财力相对不济B站已经落于下风,当年的最高人气作品、话题作品往往旁落,不过这对B站的影响似乎并不大。许多B站用户不得已使用其他视频网站追完番后,都会跑回B站在相关剪辑视频中使用弹幕或评论相互交流。

这促使竞争对手陷入思索,是寻求破B站信仰金身,缠斗损耗;还是利用财力扩大优势,井水不犯河水各司其职,共分市场蛋糕?相信行业自有答案,视频市场注定不会出现一家独大的垄断情况,无论是传统视频网站的龙头,还是迅速崛起的二次元弹幕网站翘楚,都有其存在的意义。

huayang dacall

另一方面,以B站用户为代表的年轻人逐渐在社会中扮演着更为重要的角色,不单单是企业公司侧目,官方也注意起了引导和教育。

虽然低龄用户众多,有着极易受事物影响的特点。但B站是商业化早期就紧跟爱国教育的弹幕视频网站,在喜爱日本动画文化和中日国际关系紧张之间,绝大部分年轻用户出乎许多人意料地保持了正确的价值观和立场。《那年那兔那些事儿》等爱国动画的流行,一定程度上弥补了学校爱国教育对当代年轻人感染力低的缺失。

和ChinaJoy一样,此次BML2017不乏有从外省飞至上海参加的观众,可以说,BML2017已经成为上海市吸引年轻人的另一张名片。相较网站冷冰冰的用户数据,线下BML2017的火爆更具实感,成为社会各界无法忽视的现象。

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gamelook.com.cn/2017/07/298167

BML2017B站二次元

Leave a Comment